一文看懂Ordinals创始人最新Runes协议!或将替代BRC-20

Ordinals协议创始人CaseyRodarmor发起的铭文市场狂欢超出预期,BRC-20项目市值超10亿美元。Ordinals协议提出序数(Ordinals)和铭文(Incriptions)的概念,结合SegWit和Taproot,创造NFT标准。Runes协议是一种比特币原生UTXO模型,不依赖链下数据,Casey宣布Runes协议主网上线时间为2024年4月23日,投资者应该保持关注。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铭文市场的狂欢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想;而这场盛会的奠基者,无异是Ordinals创始人Casey Rodarmor。

Ordinals已经取得了傲人的成绩。截至2023年12月19日,Ordinals铭文铸造累计费用达到4282个BTC,合约收入1.76亿美元;以Ordinals为基础的BRC-20项目,更是出现了市值超10亿美元的meme独角兽。

一文看懂Ordinals创始人最新Runes协议!或将替代BRC-20

狂欢的背后必定伴随着质疑,尤其是BRC-20协议,资产的滥发、网络的拥堵;甚至BTC核心开发者和矿工之间的技术争端,都是协议带来的潜在隐患。

也正因为如此,Ordinals创始人Casey Rodarmor再次提出Runes协议,希望以此替代BRC-20代币的方案。

本期文章,白露会客厅为读者整理分享Runes协议相关内容,聚焦BRC-20的问题和Runes做出的改进,帮助投资者做出更好的判断。

sat、UTXO

先提两个BTC生态的技术概念,有助于理解Ordinals协议和BRC-20。

(i)BTC的最小单位是Satoshi(聪),简称sat,1 BTC=100,000,000 sat,及1亿sat;

(ii)UTXO,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的缩写,是BTC采用的不同于账户/余额模型的记录保存方式,核心的设计思路是:记录交易事件,而不是记录最终状态。

举个简单的例子进行理解:假设小明拥有10个BTC,需要转账给小李5个BTC。BTC记录这笔转账的方法是,转账前10个BTC作为一个UTXO被记录,转账时,这个UTXO被销毁,变为2个新的UTXO,一个给小明,价值5BTC;另一个给小李,价值也等同5BTC。

UTXO模型通过防止双重支出问题,在让比特币成为可审计且透明的账本方面发挥了作用。

Ordinals协议的诞生

Ordinals协议的诞生与sat的概念高度相关,协议提出序数(Ordinals)和铭文(Incriptions)的概念。

序数(Ordinals)指为比特币网络上的每个 Satoshi( 聪 ) 按照开采顺序分配一个数字的编号方案。协议中,无论sat在不同的钱包之间如何转移,其序数标识都保持不变。运行Rodarmor开源软件ORD的比特币全节点可以跟踪这些带编号的聪。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精确跟踪每个聪,并进行独立验证的机制。

而铭文(Inscriptions)是通过在聪上刻录信息。通过结合SegWit和Taproot,Ordinals协议可以在比特币区块上为每个聪刻录一个小于4MB的文件,也就是铭文。铭文可以包含各种形式的信息,如文字、图片、视频等。

简单来说,序数的编号方案为每个聪提供了唯一的可追溯的编号,使聪拥有了非同质化的特点。铭文可以在序数上添加不可分割的数据信息,类似于在一张白纸上进行艺术创作。两者结合,让比特币拥有了新的NFT标准。

BRC-20的崛起

受Ordinals协议启发,Twitter用户@domodata于2023年3月8日创建比特币实验性的可替代代币标准BRC-20。Ordinals协议通过给每个聪赋予不同的“属性”来创造BTC网络NFT,BRC-20则通过给定一个统一的“格式”以及“属性”来创BTC上的FT,也就是同质化代币。

BRC-20通过Ordinals协议将一段JavaScript Object Notation(JSON)文本写入BTC NFT来部署代币合约、铸币和转移代币,部署的关键在于代币名称、总供应量、单次最大铸造量等。对于转账或买入/卖出的交易,会刻有额外的 NFT来跟踪链下余额。

到这里,BRC-20崛起的关键原因出现。“先到先得”的铸币机制,带来了公平的发行与参与机会;同时由于BTC生态基础设施相对不完善,有一定的学习门槛,低流动性使得BRC-20代币能够轻易被拉升,造富的神话也拉开了序幕。

BRC-20的困境在哪?

没人可以否认BRC-20带来的机遇。BTC每四年发生一次的减半事件使比特币挖矿的回报减少一半,矿工收益的降低对于BTC价值护城河的维护不利;而Ordinals和BRC-20的活跃,为矿工带来可观的收益,有助于BTC价值的巩固,甚至有助于BTC利用造富效应布道。

但是,BRC-20从技术设计上存在问题的现实,必须得到重视。

首先,BRC-20带来的是BTC网络的不断拥堵。上文提到,比特币进行转账记录的方式非传统账户/余额模型,而BRC-20协议并非基于UTXO模式,在实际应用中,很多部分需要依赖链下服务器进行处理。

操作的多步性质使得BRC-20的效用十分低下,无论是发行代币还是转移代币,BRC-20都要求进行多次交易,在BTC网络上产生很多“垃圾”UTXO,威胁了整个BTC网络的运转效能。铸币费用也居高不下。

另一方面,技术原理决定了BRC-20永远都有很高的中心化风险。因为BTC上无法运行智能合约,BRC-20代币无法通过运行智能合约查询当前代币的相关信息。BRC-20只能通过链外查询,用中心化服务器检索比特币区块,记录所有BRC-20代币的部署、铸造和转移操作,从而查询出各用户的BRC-20代币最终的余额。

虽然账本是去中心化记录在BTC上,结算过程却是中心化的形式。验证这些操作由某一客户端负责,不同平台对于某一账户余额的查询会有不同的结果。

事实上,中心化服务商如果不公开他们的验证规则,那么整个BRC-20生态实际上没有任何保障。

Casey Rodarmor再度出手,提出Runes协议

9月26日,Casey Rodarmor发表文章指出:BRC-20代币具有“UTXO扩散的不良后果”,并建议将Runes作为基于UTXO的替代方案。

现有的各类协议,普遍存在着协议实施复杂、用户体验差、垃圾未花费交易输出(UTXO)、操作需要原生代币等问题。对此,Casey Rodarmor表示:采用链下可互换代币协议,将要求用户将链下数据与区块链进行协调,从而造成尴尬的用户体验。

Runes的转移:OP_RETURN

协议消息中的第一个数据输出被解码为一个整数序列,这些整数被解释为 (ID, OUTPUT,AMOUNT)元组序列。如果解码后的整数个数不是三的倍数,则该协议消息消息无效。

ID是要进行转账的Token ID、OUTPUT是要分配给的输出索引(即分配给第几个输出)、AMOUNT是要分配的运行量。处理完所有元组分配后,任何未分配的Runes Token都将分配给第一个非OP_RETURN输出,其余的可以通过将Runes协议分配给包含协议消息的OP_RETURN输出来刻录Runes Token。

Runes的发行:基于UTXO的同质代币追踪

如果协议消息有第二次数据推送,则为发行交易。第二次数据推送被解码为两个整数,SYMBOL,DECIMALS。如果还有其他剩余整数,则协议消息无效。SYMBOL是一个基本26位可读符号,类似于Ordinals名称中使用的符号,目前唯一有效的字符是A到Z。

DECIMALS是显示发行Runes时应使用的小数点后的位数。如果SYMBOL尚未分配,则该Runes Token将被分配一个 ID 值(从 1 开始)。如果SYMBOL已经被分配,或者是BITCOIN、BTC或XBT,则不会创建新的符文。

这是Runes协议的特殊之处。它没有将余额记录链接到钱包地址,而是将记录放在UTXO本身中。

新的Runes Token从发行交易开始,指定供应量、符号和小数位数,并将该供应量分配给特定的UTXO。UTXO中可以包含任意数量的符文代币,无论其大小如何。UTXO仅用于跟踪余额。然后,传输函数使用该UTXO,将其分割成多个任意大小的新UTXO,包含不同数量的符文,将记录发送给其他人。

相对于BRC-20,Runes减少了一层服务器共识,变得更加简单,同时不依赖链下数据,没有原生代币,非常适合比特币的原生UTXO模型。

Runes是否就是未来?

Runes更简单的设计,有望吸引更多开发者的兴趣和参与,加速比特币开发社区的创新。无缝的用户体验可以吸引更多主流采用,因为用户不需要处理原生代币或处理链下复杂性。

但是,和诸多BTC生态协议一样,Runes被带上了“进展缓慢”的帽子,事实上,Ordinals创始人Casey Rodarmor的发起可能是Runes显示出市场热度的主要原因,至于实际效果,还完全是未知。

12月16日,Ordinals协议创始人Casey在台北区块链周宣布Runes协议主网上线时间,定为区块高度840,000处,即下一次比特币减半之时。预计在2024年4月23日。

无论如何,BTC生态起势已成定局。Runes作为其中一匹黑马,值得每一位投资者保持关注。也许,下一个百倍的机会就蕴藏其中。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3年12月20日 上午12:59
下一篇 2023年12月20日 上午1:11

相关推荐

一文看懂Ordinals创始人最新Runes协议!或将替代BRC-20

星期三 2023-12-20 1:02:14

铭文市场的狂欢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想;而这场盛会的奠基者,无异是Ordinals创始人Casey Rodarmor。

Ordinals已经取得了傲人的成绩。截至2023年12月19日,Ordinals铭文铸造累计费用达到4282个BTC,合约收入1.76亿美元;以Ordinals为基础的BRC-20项目,更是出现了市值超10亿美元的meme独角兽。

一文看懂Ordinals创始人最新Runes协议!或将替代BRC-20

狂欢的背后必定伴随着质疑,尤其是BRC-20协议,资产的滥发、网络的拥堵;甚至BTC核心开发者和矿工之间的技术争端,都是协议带来的潜在隐患。

也正因为如此,Ordinals创始人Casey Rodarmor再次提出Runes协议,希望以此替代BRC-20代币的方案。

本期文章,白露会客厅为读者整理分享Runes协议相关内容,聚焦BRC-20的问题和Runes做出的改进,帮助投资者做出更好的判断。

sat、UTXO

先提两个BTC生态的技术概念,有助于理解Ordinals协议和BRC-20。

(i)BTC的最小单位是Satoshi(聪),简称sat,1 BTC=100,000,000 sat,及1亿sat;

(ii)UTXO,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的缩写,是BTC采用的不同于账户/余额模型的记录保存方式,核心的设计思路是:记录交易事件,而不是记录最终状态。

举个简单的例子进行理解:假设小明拥有10个BTC,需要转账给小李5个BTC。BTC记录这笔转账的方法是,转账前10个BTC作为一个UTXO被记录,转账时,这个UTXO被销毁,变为2个新的UTXO,一个给小明,价值5BTC;另一个给小李,价值也等同5BTC。

UTXO模型通过防止双重支出问题,在让比特币成为可审计且透明的账本方面发挥了作用。

Ordinals协议的诞生

Ordinals协议的诞生与sat的概念高度相关,协议提出序数(Ordinals)和铭文(Incriptions)的概念。

序数(Ordinals)指为比特币网络上的每个 Satoshi( 聪 ) 按照开采顺序分配一个数字的编号方案。协议中,无论sat在不同的钱包之间如何转移,其序数标识都保持不变。运行Rodarmor开源软件ORD的比特币全节点可以跟踪这些带编号的聪。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精确跟踪每个聪,并进行独立验证的机制。

而铭文(Inscriptions)是通过在聪上刻录信息。通过结合SegWit和Taproot,Ordinals协议可以在比特币区块上为每个聪刻录一个小于4MB的文件,也就是铭文。铭文可以包含各种形式的信息,如文字、图片、视频等。

简单来说,序数的编号方案为每个聪提供了唯一的可追溯的编号,使聪拥有了非同质化的特点。铭文可以在序数上添加不可分割的数据信息,类似于在一张白纸上进行艺术创作。两者结合,让比特币拥有了新的NFT标准。

BRC-20的崛起

受Ordinals协议启发,Twitter用户@domodata于2023年3月8日创建比特币实验性的可替代代币标准BRC-20。Ordinals协议通过给每个聪赋予不同的“属性”来创造BTC网络NFT,BRC-20则通过给定一个统一的“格式”以及“属性”来创BTC上的FT,也就是同质化代币。

BRC-20通过Ordinals协议将一段JavaScript Object Notation(JSON)文本写入BTC NFT来部署代币合约、铸币和转移代币,部署的关键在于代币名称、总供应量、单次最大铸造量等。对于转账或买入/卖出的交易,会刻有额外的 NFT来跟踪链下余额。

到这里,BRC-20崛起的关键原因出现。“先到先得”的铸币机制,带来了公平的发行与参与机会;同时由于BTC生态基础设施相对不完善,有一定的学习门槛,低流动性使得BRC-20代币能够轻易被拉升,造富的神话也拉开了序幕。

BRC-20的困境在哪?

没人可以否认BRC-20带来的机遇。BTC每四年发生一次的减半事件使比特币挖矿的回报减少一半,矿工收益的降低对于BTC价值护城河的维护不利;而Ordinals和BRC-20的活跃,为矿工带来可观的收益,有助于BTC价值的巩固,甚至有助于BTC利用造富效应布道。

但是,BRC-20从技术设计上存在问题的现实,必须得到重视。

首先,BRC-20带来的是BTC网络的不断拥堵。上文提到,比特币进行转账记录的方式非传统账户/余额模型,而BRC-20协议并非基于UTXO模式,在实际应用中,很多部分需要依赖链下服务器进行处理。

操作的多步性质使得BRC-20的效用十分低下,无论是发行代币还是转移代币,BRC-20都要求进行多次交易,在BTC网络上产生很多“垃圾”UTXO,威胁了整个BTC网络的运转效能。铸币费用也居高不下。

另一方面,技术原理决定了BRC-20永远都有很高的中心化风险。因为BTC上无法运行智能合约,BRC-20代币无法通过运行智能合约查询当前代币的相关信息。BRC-20只能通过链外查询,用中心化服务器检索比特币区块,记录所有BRC-20代币的部署、铸造和转移操作,从而查询出各用户的BRC-20代币最终的余额。

虽然账本是去中心化记录在BTC上,结算过程却是中心化的形式。验证这些操作由某一客户端负责,不同平台对于某一账户余额的查询会有不同的结果。

事实上,中心化服务商如果不公开他们的验证规则,那么整个BRC-20生态实际上没有任何保障。

Casey Rodarmor再度出手,提出Runes协议

9月26日,Casey Rodarmor发表文章指出:BRC-20代币具有“UTXO扩散的不良后果”,并建议将Runes作为基于UTXO的替代方案。

现有的各类协议,普遍存在着协议实施复杂、用户体验差、垃圾未花费交易输出(UTXO)、操作需要原生代币等问题。对此,Casey Rodarmor表示:采用链下可互换代币协议,将要求用户将链下数据与区块链进行协调,从而造成尴尬的用户体验。

Runes的转移:OP_RETURN

协议消息中的第一个数据输出被解码为一个整数序列,这些整数被解释为 (ID, OUTPUT,AMOUNT)元组序列。如果解码后的整数个数不是三的倍数,则该协议消息消息无效。

ID是要进行转账的Token ID、OUTPUT是要分配给的输出索引(即分配给第几个输出)、AMOUNT是要分配的运行量。处理完所有元组分配后,任何未分配的Runes Token都将分配给第一个非OP_RETURN输出,其余的可以通过将Runes协议分配给包含协议消息的OP_RETURN输出来刻录Runes Token。

Runes的发行:基于UTXO的同质代币追踪

如果协议消息有第二次数据推送,则为发行交易。第二次数据推送被解码为两个整数,SYMBOL,DECIMALS。如果还有其他剩余整数,则协议消息无效。SYMBOL是一个基本26位可读符号,类似于Ordinals名称中使用的符号,目前唯一有效的字符是A到Z。

DECIMALS是显示发行Runes时应使用的小数点后的位数。如果SYMBOL尚未分配,则该Runes Token将被分配一个 ID 值(从 1 开始)。如果SYMBOL已经被分配,或者是BITCOIN、BTC或XBT,则不会创建新的符文。

这是Runes协议的特殊之处。它没有将余额记录链接到钱包地址,而是将记录放在UTXO本身中。

新的Runes Token从发行交易开始,指定供应量、符号和小数位数,并将该供应量分配给特定的UTXO。UTXO中可以包含任意数量的符文代币,无论其大小如何。UTXO仅用于跟踪余额。然后,传输函数使用该UTXO,将其分割成多个任意大小的新UTXO,包含不同数量的符文,将记录发送给其他人。

相对于BRC-20,Runes减少了一层服务器共识,变得更加简单,同时不依赖链下数据,没有原生代币,非常适合比特币的原生UTXO模型。

Runes是否就是未来?

Runes更简单的设计,有望吸引更多开发者的兴趣和参与,加速比特币开发社区的创新。无缝的用户体验可以吸引更多主流采用,因为用户不需要处理原生代币或处理链下复杂性。

但是,和诸多BTC生态协议一样,Runes被带上了“进展缓慢”的帽子,事实上,Ordinals创始人Casey Rodarmor的发起可能是Runes显示出市场热度的主要原因,至于实际效果,还完全是未知。

12月16日,Ordinals协议创始人Casey在台北区块链周宣布Runes协议主网上线时间,定为区块高度840,000处,即下一次比特币减半之时。预计在2024年4月23日。

无论如何,BTC生态起势已成定局。Runes作为其中一匹黑马,值得每一位投资者保持关注。也许,下一个百倍的机会就蕴藏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