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Arbitrum One的Gateway系统解决了大部分ERC20跨链的痛点,慢收件箱Delayed Inbox与快箱SequencerInbox分别用于处理充值和抗审查,Inclusion功能可以让慢箱中的交易被强制包含进Layer2交易序列,提供了抵御审查的能力,可以使用force Inclusion()功能实现ETH充值和提现的流程。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导语:本文是Arbitrum前技术大使 及 智能合约自动化审计公司Goplus Security前联合创始人罗奔奔 对Arbitrum One的技术解读。在上一篇文章《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上)》,我们介绍了Arbitrum核心组件中的 排序器、Validator、Sequencer Inbox合约、Rollup Block、非交互式欺诈证明的作用,而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将重点讲解Arbitrum核心组件中与跨链消息传递及抗审查交易入口相关的组件。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此前的文章中,我们曾提到,Sequencer Inbox合约专门在Layer1上接收排序器发布的交易数据包Batch。同时,我们指出,Sequencer Inbox又被称作快箱,与之相对的是慢箱Delayed Inbox(简称Inbox)。下面,我们将对Delayed Inbox等与跨链消息传递相关的组件进行细致解读。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跨链与桥接的原理

跨链交易可分为L1到L2(充值)与L2到L1(提现)。注意这⾥所说的充值和提现未必与资产跨链相关,可以是不直接附带资产的消息传递。所以这两个词仅仅表示跨链相关行为的两个⽅向。

跨链交易与纯L2交易相⽐,跨链交易在L1和L2这两个不同的系统中进⾏了信息互换,因此过程更复杂。

另外,通常我们说的跨链⾏为,是在两个毫不相关的⽹络上,⽤⻅证⼈模式的跨链桥进⾏的跨链,这种跨链的安全性取决于跨链桥的运营者,历史上基于见证人模式的跨链桥被盗事件频繁发生。

⽽在Rollup与ETH主⽹之间的跨链⾏为,与上述跨链有本质不同,因为Layer2的状态是由记录在Layer1上的数据决定的,只要你使⽤的是Rollup官⽅的跨链桥,其在运作结构上是绝对安全的。

这也凸显出Rollup的本质,它只是在⽤户角度看,像⼀条独立的链,但实际上所谓的“Layer2”只是Rollup对⽤户敞开的快速展示窗⼝,它的真实链式结构还是刻录在Layer1上。所以,我们可以认为L2算半条链,或者说是“在Layer1上创造出的一条链”。

可重试票据 Retryables

需要注意,跨链都是异步和非原子性的,它不可能像在一条链上一样做完一笔交易确认后就知道结果,也不能保证另一侧一定会在某个时间点发生某些事。因此跨链有可能因为一些软性问题而失败,但只要使用正确的手段,诸如可重试票据(Retryable Ticket),就不会发生资金卡住等硬性问题。

可重试票据是通过Arbitrum官方桥充值时,用到的基本工具,ETH和ERC20的充值都会使⽤到。其⽣命周期分为三步: 

1. 在L1上提交票据。在Delayed Inbox合约中使用createRetryableTicket()方法创建充值票据,并提交。

2. L2上自动兑付。大部分情况下,排序器可以自动帮用户兑付票据,无需后续的手动操作。

3. L2上手动兑付。部分边缘情况,如L2上gas价格突然激增,票据上预付的gas不够,则无法自动兑付。此时需要用户手动操作。注意,如果自动兑付失败,需要在7日内手动兑付票据,否则要么票据将会被删除(资金会永久损失),要么需要为票据的保存支付一定费用来续租。

另外,对于Arbitrum官方桥的提现流程,虽然和充值行为在流程上有一定对称相似性,但并没有Retryables这个概念,一方面可以从Rollup协议本身理解,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从一些区别进行理解:

  • 提现的过程中不存在自动兑付,因为EVM没有定时器或自动化,而L2上可以实现自动兑付,是排序器帮忙实现的,所以L1上用户要手动与Outbox合约交互,以Claim取回资产。
  • 提现也不存在票据过期的问题,只要过了挑战期,可以在任意时间领取。

ERC-20资产跨链 Gateway

ERC-20资产的跨链是复杂的。我们可以思考几个问题:

  • 一个在L1上部署的代币,它在L2上要如何部署?
  • 它的L2对应合约需要预先手动部署,还是系统可以自动为跨过来的、但尚未部署合约的代币 自动部署资产合约?
  • L1上的ERC-20资产,在L2对应的合约地址是什么?是否该和L1一致?
  • 在L2上原生发行的代币,如何跨链至L1?
  • 拥有特殊功能的代币,如可调整数量的Rebase型代币,自增长生息代币,如何跨链?

我们不打算全部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展开太过复杂。这些问题仅是用来说明ERC20跨链的复杂性。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目前非常多扩容方案使用的都是白名单+手动清单的方案,来规避各种复杂的问题和边界情况。

Arbitrum使用了Gateway系统,解决了大部分ERC20跨链的痛点,具有以下特性:

  • Gateway组件在L1和L2成对出现。
  • Gateway Router负责维护Token L1<->Token L2之间的地址映射,以及some token<->some gateway之间的映射。
  • Gateway本身可分为StandardERC20 gateway,Generic-custom gateway,Custom gateway等等,用以解决不同类型的和功能ERC20的桥接问题。

我们以比较简单的WETH跨链为例,来说明自定义gateway的必要性。

WETH是一种ETH的ERC20等价物。Ether作为主币,很多dApp中的复杂功能是无法实现的,因此需要一个ERC20的等价物。向WETH合约内转入一些ETH,它们会被锁在合约内,并生成出相同数量的WETH。

同理,也可以销毁WETH,取出ETH。显然,流通的WETH和锁仓的ETH数量永远是1:1的。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如果现在把WETH直接跨链到L2上,我们会发现一些奇怪的问题:

  • 无法在L2上把WETH进行Unwrap变成ETH,因为L2上并没有锁仓对应的ETH。
  • Wrap功能可以使用,但这些新生成的WETH如果跨回到L1,也无法在L1上解封装为ETH,因为L1和L2上的WETH合约不是“对称的”

显然这违反了WETH的设计原理。那么WETH在跨链时,不论是充值还是提现,都需要先Unwrap成ETH后,再跨到对面,然后Wrap成WETH。这个也就是WETH Gateway的作用。

其他有更复杂逻辑的代币同理,需要更复杂和精心设计的Gateway才能正常在跨链环境下工作。Arbitrum的自定义Gateway继承了普通Gateway的跨链通信逻辑,并允许开发者自定义与代币逻辑相关的跨链行为,可满足大部分需求。

慢收件箱Delayed Inbox

与快箱也即 SequencerInbox相对应的是慢箱 Inbox (全称Delayed Inbox)。为什么要有快慢之分呢?因为快箱是专⻔接收排序器发布的L2交易Batch的,所有未经排序器在L2网络内预处理的交易,都不该出现在快箱合约中。

慢箱的第⼀点作⽤是,处理L1到L2的充值⾏为。⽤户通过慢箱进⾏充值,排序器监听到后再反映在L2上,最终这笔充值记录会被排序器包含进L2的交易序列中,并提交⾄快箱合约Sequencer Inbox。

在这个例⼦中,⽤户直接向快箱提交充值交易是不合适的,因为提交到快箱Sequencer Inbox中的交易,会干扰到Layer2正常的交易排序,然后会影响到排序器的工作。

慢箱的第⼆个作⽤,是抗审查。用户直接提交⾄慢箱合约中的交易,排序器⼀般会在10分钟内归集到快箱中。但如果排序器恶意忽略你的请求,慢箱还有⼀个强制归集force inclusion功能:

如果交易被提交至Delayed Inbox中,经过24小时,慢箱中的交易仍未被排序器包含至交易序列中,用户可以在Layer1上手动触发force inclusion函数,把被排序器忽略掉的交易请求,强制归集到快箱Sequencer Inbox中,之后就会被全体Arbitrum One节点监听到,会被强制包含进Layer2交易序列里。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我们刚才提到过,快箱⾥的数据就是L2的历史数据实体。所以在被恶意审查的情况下,通过慢箱可以让交易指令最终包含进L2账本中,这涵盖了强制提款等逃离Layer2的场景。

由此可以看出,对任何⼀个⽅向和层次的交易,排序器最终都⽆法永久审查你。 

慢箱Inbox的几个核心函数:

  • depositETH(),最简单的充值ETH的函数。
  • createRetryableTicket(),可用于ETH和ERC20以及消息的充值。相较depositETH()而言,有更高的灵活性,例如可指定充值后L2的收款地址等。
  • forceInclusion(),也即强制归集功能,任何⼈都可以调⽤。该函数会校验,提交至慢箱合约中的某笔交易,是否过了24小时还没被处理。如果条件满⾜,则将对消息进⾏强制归集。

不过需要注意,force Inclusion函数实际上位于快箱合约中,只是为了⽅便理解,我们将其放在慢箱这⾥⼀起讲解。

出站箱Outbox

出站箱Outbox只与提现有关,可以理解为提现行为的记录和管理系统:

  • 我们知道,Arbitrum官方桥的提现需要等待约7天的挑战期结束, Rollup Block 最终敲定后,提款行为才可以实施。⽤户在挑战期结束后,向Layer1上的Outbox合约提交相应的Merkle Proof,它再与其他职能的合约通信(如解锁其他合约中锁定的资产),最终完成提现。
  • OutBox合约会记录哪些L2到L1的跨链消息已经被处理过,以防止有人反复提交执行过的提现请求。它通过
  • mapping(uint256 => bytes32) public spent,记录提现请求的spent Index与信息对应关系,如果mapping[spentIndex] != bytes32(0)则该请求已被提现过。原理类似于防止重放攻击的交易计数器Nonce。

下⾯我们将以ETH为例完整讲解充值与提现的流程。ERC20与之不同的仅仅是⾛了Gateway,就不再赘述。

ETH充值

1. 用户调用慢箱的depositETH()函数。

2. 该函数会继续调用bridge.enqueueDelayedMessage(),在bridge合约中记录该消息,并将ETH发送往bridge合约。所有的ETH充值资金,都保管在bridge合约中,相当于一个充值地址。

3. 排序器监听到慢箱中的充值消息,将充值操作反映⾄L2数据库中,⽤户可以在L2网络看到自己充进来的资产。

4. 排序器将该笔充值记录包含进交易批次batch,提交给L1上的快箱合约。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ETH提现

1. ⽤户在L2上调⽤ ArbSys合约的withdrawEth()函数 ,在L2上销毁相应数量的ETH。

2. 排序器将该提现请求发送⾄快箱。

3. Validator节点根据快箱中的交易序列,创建新的Rollup Block,其中会包含上述提款交易。

4. Rollup Block度过了挑战期并被确认后,⽤户可以在L1上调用Outbox.execute Transaction()函数,证明参数由前面提到的ArbSys合约给出。

5. Outbox 合约确认⽆误后,解锁bridge中相应数额的ETH发送给⽤户。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快速提现

使⽤乐观Rollup官方桥提现就会出现等待挑战期的问题。我们可以⽤私营的第三方跨链桥来规避这个问题: 

  • 原⼦锁交换。这种⽅式只是在双⽅在各⾃的链内进⾏了资产的互换,并且具有原⼦性,只要⼀⽅提供了Preimage,双⽅⼀定可以得到应有的资产。但问题是流动性⽐较稀缺,需要点对点地寻找对⼿⽅。
  • ⻅证⼈跨链桥。⼀般类型的跨链桥都属于⻅证⼈桥。⽤户提交⾃⼰的提现请求,提现⽬的地指向第三方桥的运营者或流动性池。⻅证⼈发现跨链交易已提交到L1的快箱合约后,就可以直接在L1端向⽤户转账。这种⽅式本质上是⽤另⼀套共识系统来监视Layer2,并根据其已提交至Layer1上的数据进⾏操作。问题是,这种模式下的安全系数不如Rollup官方桥⾼。

强制提现

force Inclusion()强制归集功能用于对抗定序器的审查,任何L2本地交易、L1到L2交易和L2到L1交易,都可以使用该功能实现。定序器的恶意审查严重影响了交易体验,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会选择提现离开L2,因此下面以强制提现为例介绍forceInclusion的用法。

回顾在ETH提现步骤中,只有步骤1、2是涉及到定序器审查的,所以只需要更改这两步: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 调用L1上慢箱合约中的inbox.sendL2Message(),输入参数就是在L2上调用withdrawEth()时需要输入的参数。该消息会共享给L1上的bridge合约。
  • 等待24小时的强制归集等待期后,调用快箱中的force Inclusion()进行强制归集,快箱合约会检视bridge中是否有对应消息。

最终用户可以在Outbox中提现,其余步骤由同正常的提现相同。

另外,arbitrum-tutorials中也有使用Arb SDK的详细教程去指导用户如何通过forceInclusion()去进行L2本地交易和L2到L1交易。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3年12月28日 上午12:51
下一篇 2023年12月28日 上午12:56

相关推荐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星期四 2023-12-28 0:53:49

导语:本文是Arbitrum前技术大使 及 智能合约自动化审计公司Goplus Security前联合创始人罗奔奔 对Arbitrum One的技术解读。在上一篇文章《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上)》,我们介绍了Arbitrum核心组件中的 排序器、Validator、Sequencer Inbox合约、Rollup Block、非交互式欺诈证明的作用,而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将重点讲解Arbitrum核心组件中与跨链消息传递及抗审查交易入口相关的组件。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此前的文章中,我们曾提到,Sequencer Inbox合约专门在Layer1上接收排序器发布的交易数据包Batch。同时,我们指出,Sequencer Inbox又被称作快箱,与之相对的是慢箱Delayed Inbox(简称Inbox)。下面,我们将对Delayed Inbox等与跨链消息传递相关的组件进行细致解读。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跨链与桥接的原理

跨链交易可分为L1到L2(充值)与L2到L1(提现)。注意这⾥所说的充值和提现未必与资产跨链相关,可以是不直接附带资产的消息传递。所以这两个词仅仅表示跨链相关行为的两个⽅向。

跨链交易与纯L2交易相⽐,跨链交易在L1和L2这两个不同的系统中进⾏了信息互换,因此过程更复杂。

另外,通常我们说的跨链⾏为,是在两个毫不相关的⽹络上,⽤⻅证⼈模式的跨链桥进⾏的跨链,这种跨链的安全性取决于跨链桥的运营者,历史上基于见证人模式的跨链桥被盗事件频繁发生。

⽽在Rollup与ETH主⽹之间的跨链⾏为,与上述跨链有本质不同,因为Layer2的状态是由记录在Layer1上的数据决定的,只要你使⽤的是Rollup官⽅的跨链桥,其在运作结构上是绝对安全的。

这也凸显出Rollup的本质,它只是在⽤户角度看,像⼀条独立的链,但实际上所谓的“Layer2”只是Rollup对⽤户敞开的快速展示窗⼝,它的真实链式结构还是刻录在Layer1上。所以,我们可以认为L2算半条链,或者说是“在Layer1上创造出的一条链”。

可重试票据 Retryables

需要注意,跨链都是异步和非原子性的,它不可能像在一条链上一样做完一笔交易确认后就知道结果,也不能保证另一侧一定会在某个时间点发生某些事。因此跨链有可能因为一些软性问题而失败,但只要使用正确的手段,诸如可重试票据(Retryable Ticket),就不会发生资金卡住等硬性问题。

可重试票据是通过Arbitrum官方桥充值时,用到的基本工具,ETH和ERC20的充值都会使⽤到。其⽣命周期分为三步: 

1. 在L1上提交票据。在Delayed Inbox合约中使用createRetryableTicket()方法创建充值票据,并提交。

2. L2上自动兑付。大部分情况下,排序器可以自动帮用户兑付票据,无需后续的手动操作。

3. L2上手动兑付。部分边缘情况,如L2上gas价格突然激增,票据上预付的gas不够,则无法自动兑付。此时需要用户手动操作。注意,如果自动兑付失败,需要在7日内手动兑付票据,否则要么票据将会被删除(资金会永久损失),要么需要为票据的保存支付一定费用来续租。

另外,对于Arbitrum官方桥的提现流程,虽然和充值行为在流程上有一定对称相似性,但并没有Retryables这个概念,一方面可以从Rollup协议本身理解,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从一些区别进行理解:

  • 提现的过程中不存在自动兑付,因为EVM没有定时器或自动化,而L2上可以实现自动兑付,是排序器帮忙实现的,所以L1上用户要手动与Outbox合约交互,以Claim取回资产。
  • 提现也不存在票据过期的问题,只要过了挑战期,可以在任意时间领取。

ERC-20资产跨链 Gateway

ERC-20资产的跨链是复杂的。我们可以思考几个问题:

  • 一个在L1上部署的代币,它在L2上要如何部署?
  • 它的L2对应合约需要预先手动部署,还是系统可以自动为跨过来的、但尚未部署合约的代币 自动部署资产合约?
  • L1上的ERC-20资产,在L2对应的合约地址是什么?是否该和L1一致?
  • 在L2上原生发行的代币,如何跨链至L1?
  • 拥有特殊功能的代币,如可调整数量的Rebase型代币,自增长生息代币,如何跨链?

我们不打算全部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展开太过复杂。这些问题仅是用来说明ERC20跨链的复杂性。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目前非常多扩容方案使用的都是白名单+手动清单的方案,来规避各种复杂的问题和边界情况。

Arbitrum使用了Gateway系统,解决了大部分ERC20跨链的痛点,具有以下特性:

  • Gateway组件在L1和L2成对出现。
  • Gateway Router负责维护Token L1<->Token L2之间的地址映射,以及some token<->some gateway之间的映射。
  • Gateway本身可分为StandardERC20 gateway,Generic-custom gateway,Custom gateway等等,用以解决不同类型的和功能ERC20的桥接问题。

我们以比较简单的WETH跨链为例,来说明自定义gateway的必要性。

WETH是一种ETH的ERC20等价物。Ether作为主币,很多dApp中的复杂功能是无法实现的,因此需要一个ERC20的等价物。向WETH合约内转入一些ETH,它们会被锁在合约内,并生成出相同数量的WETH。

同理,也可以销毁WETH,取出ETH。显然,流通的WETH和锁仓的ETH数量永远是1:1的。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如果现在把WETH直接跨链到L2上,我们会发现一些奇怪的问题:

  • 无法在L2上把WETH进行Unwrap变成ETH,因为L2上并没有锁仓对应的ETH。
  • Wrap功能可以使用,但这些新生成的WETH如果跨回到L1,也无法在L1上解封装为ETH,因为L1和L2上的WETH合约不是“对称的”

显然这违反了WETH的设计原理。那么WETH在跨链时,不论是充值还是提现,都需要先Unwrap成ETH后,再跨到对面,然后Wrap成WETH。这个也就是WETH Gateway的作用。

其他有更复杂逻辑的代币同理,需要更复杂和精心设计的Gateway才能正常在跨链环境下工作。Arbitrum的自定义Gateway继承了普通Gateway的跨链通信逻辑,并允许开发者自定义与代币逻辑相关的跨链行为,可满足大部分需求。

慢收件箱Delayed Inbox

与快箱也即 SequencerInbox相对应的是慢箱 Inbox (全称Delayed Inbox)。为什么要有快慢之分呢?因为快箱是专⻔接收排序器发布的L2交易Batch的,所有未经排序器在L2网络内预处理的交易,都不该出现在快箱合约中。

慢箱的第⼀点作⽤是,处理L1到L2的充值⾏为。⽤户通过慢箱进⾏充值,排序器监听到后再反映在L2上,最终这笔充值记录会被排序器包含进L2的交易序列中,并提交⾄快箱合约Sequencer Inbox。

在这个例⼦中,⽤户直接向快箱提交充值交易是不合适的,因为提交到快箱Sequencer Inbox中的交易,会干扰到Layer2正常的交易排序,然后会影响到排序器的工作。

慢箱的第⼆个作⽤,是抗审查。用户直接提交⾄慢箱合约中的交易,排序器⼀般会在10分钟内归集到快箱中。但如果排序器恶意忽略你的请求,慢箱还有⼀个强制归集force inclusion功能:

如果交易被提交至Delayed Inbox中,经过24小时,慢箱中的交易仍未被排序器包含至交易序列中,用户可以在Layer1上手动触发force inclusion函数,把被排序器忽略掉的交易请求,强制归集到快箱Sequencer Inbox中,之后就会被全体Arbitrum One节点监听到,会被强制包含进Layer2交易序列里。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我们刚才提到过,快箱⾥的数据就是L2的历史数据实体。所以在被恶意审查的情况下,通过慢箱可以让交易指令最终包含进L2账本中,这涵盖了强制提款等逃离Layer2的场景。

由此可以看出,对任何⼀个⽅向和层次的交易,排序器最终都⽆法永久审查你。 

慢箱Inbox的几个核心函数:

  • depositETH(),最简单的充值ETH的函数。
  • createRetryableTicket(),可用于ETH和ERC20以及消息的充值。相较depositETH()而言,有更高的灵活性,例如可指定充值后L2的收款地址等。
  • forceInclusion(),也即强制归集功能,任何⼈都可以调⽤。该函数会校验,提交至慢箱合约中的某笔交易,是否过了24小时还没被处理。如果条件满⾜,则将对消息进⾏强制归集。

不过需要注意,force Inclusion函数实际上位于快箱合约中,只是为了⽅便理解,我们将其放在慢箱这⾥⼀起讲解。

出站箱Outbox

出站箱Outbox只与提现有关,可以理解为提现行为的记录和管理系统:

  • 我们知道,Arbitrum官方桥的提现需要等待约7天的挑战期结束, Rollup Block 最终敲定后,提款行为才可以实施。⽤户在挑战期结束后,向Layer1上的Outbox合约提交相应的Merkle Proof,它再与其他职能的合约通信(如解锁其他合约中锁定的资产),最终完成提现。
  • OutBox合约会记录哪些L2到L1的跨链消息已经被处理过,以防止有人反复提交执行过的提现请求。它通过
  • mapping(uint256 => bytes32) public spent,记录提现请求的spent Index与信息对应关系,如果mapping[spentIndex] != bytes32(0)则该请求已被提现过。原理类似于防止重放攻击的交易计数器Nonce。

下⾯我们将以ETH为例完整讲解充值与提现的流程。ERC20与之不同的仅仅是⾛了Gateway,就不再赘述。

ETH充值

1. 用户调用慢箱的depositETH()函数。

2. 该函数会继续调用bridge.enqueueDelayedMessage(),在bridge合约中记录该消息,并将ETH发送往bridge合约。所有的ETH充值资金,都保管在bridge合约中,相当于一个充值地址。

3. 排序器监听到慢箱中的充值消息,将充值操作反映⾄L2数据库中,⽤户可以在L2网络看到自己充进来的资产。

4. 排序器将该笔充值记录包含进交易批次batch,提交给L1上的快箱合约。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ETH提现

1. ⽤户在L2上调⽤ ArbSys合约的withdrawEth()函数 ,在L2上销毁相应数量的ETH。

2. 排序器将该提现请求发送⾄快箱。

3. Validator节点根据快箱中的交易序列,创建新的Rollup Block,其中会包含上述提款交易。

4. Rollup Block度过了挑战期并被确认后,⽤户可以在L1上调用Outbox.execute Transaction()函数,证明参数由前面提到的ArbSys合约给出。

5. Outbox 合约确认⽆误后,解锁bridge中相应数额的ETH发送给⽤户。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快速提现

使⽤乐观Rollup官方桥提现就会出现等待挑战期的问题。我们可以⽤私营的第三方跨链桥来规避这个问题: 

  • 原⼦锁交换。这种⽅式只是在双⽅在各⾃的链内进⾏了资产的互换,并且具有原⼦性,只要⼀⽅提供了Preimage,双⽅⼀定可以得到应有的资产。但问题是流动性⽐较稀缺,需要点对点地寻找对⼿⽅。
  • ⻅证⼈跨链桥。⼀般类型的跨链桥都属于⻅证⼈桥。⽤户提交⾃⼰的提现请求,提现⽬的地指向第三方桥的运营者或流动性池。⻅证⼈发现跨链交易已提交到L1的快箱合约后,就可以直接在L1端向⽤户转账。这种⽅式本质上是⽤另⼀套共识系统来监视Layer2,并根据其已提交至Layer1上的数据进⾏操作。问题是,这种模式下的安全系数不如Rollup官方桥⾼。

强制提现

force Inclusion()强制归集功能用于对抗定序器的审查,任何L2本地交易、L1到L2交易和L2到L1交易,都可以使用该功能实现。定序器的恶意审查严重影响了交易体验,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会选择提现离开L2,因此下面以强制提现为例介绍forceInclusion的用法。

回顾在ETH提现步骤中,只有步骤1、2是涉及到定序器审查的,所以只需要更改这两步:

前Arbitrum技术大使解读Arbitrum的组件结构(下)

  • 调用L1上慢箱合约中的inbox.sendL2Message(),输入参数就是在L2上调用withdrawEth()时需要输入的参数。该消息会共享给L1上的bridge合约。
  • 等待24小时的强制归集等待期后,调用快箱中的force Inclusion()进行强制归集,快箱合约会检视bridge中是否有对应消息。

最终用户可以在Outbox中提现,其余步骤由同正常的提现相同。

另外,arbitrum-tutorials中也有使用Arb SDK的详细教程去指导用户如何通过forceInclusion()去进行L2本地交易和L2到L1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