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狂人引爆达沃斯论坛

比特币狂人、自称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阿根廷总统米莱在达沃斯的最新演讲引爆社交网络大讨论。

撰文:专注报道区块链

 点击查看TechubNews原文链接:比特币狂人引爆达沃斯论坛

比特币狂人、自称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阿根廷总统米莱在达沃斯的最新演讲引爆社交网络大讨论。

 

1 月 15 日,第 54 届世界经济论坛在瑞士阿尔卑斯山的达沃斯开幕。来自约 60 个国家首脑和跨国公司的领导人在这个豪华度假胜地举行会议。米莱是其中一位参会演讲人之一。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在介绍米莱时表示,他是一位「非同寻常的人物」。

 

为什么米莱是一位深受区块链加密圈人士喜爱的总统?无论在其竞选总统期间,还是从事奥地利经济学的写作与演讲,他都很智慧的站在比特币受众一边。比如他曾经扬言「比特币可以淘汰央行」,甚至「要炸毁本国央行」以及使用美元作为本国货币的激进言论。我们回头去看,这种激进的言论某种程度上或许帮助到了他,帮助他拉到了比特币受众的选票。另外,米莱本人外表蓬乱的头发、直言不讳的性格、拥护古典自由主义思想,这些外在标签都使他在阿根廷国内媒体上迅速走红,并站稳脚跟。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表示,米莱的「激进方式」为阿根廷带来了新的精神。

 

早在 2017 年,米莱曾经提到过比特币的潜力,他的大部分言论都在夸赞比特币技术能够从中央银行手中夺回货币主权。2019 年,米莱承认他还没有深入研究比特币。2021 年,米莱称比特币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概念」。

 

米莱本次达沃斯论坛演讲首先影响到的是社交媒体上加密圈受众。其中包括 Coinbase 创始人 Brian Armstrong。他转发了米莱演讲全文并表示,「这就是加密货币需要获胜的原因 — 它将在全球传播经济自由。」

 

2024 年达沃斯论坛上的米莱精选语录:

 

今天我在这里告诉你们,西方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它之所以处于危险之中,是因为那些本应捍卫西方价值观的人被一种不可避免地通向集体主义的世界观所收买,从而导致贫困。

 

不幸的是,近几十年来,在一些善意的人愿意帮助他人的动机以及其他人出于属于特权阶级的愿望的动机下,西方世界的主要领导人放弃了自由模式,转而采用不同版本的自由模式。称之为集体主义。

 

没有人比我们更适合证明这点。当我们在 1860 年采用自由主义模式时,在 35 年时间里,我们成为了一个世界强国。而当我们在过去 100 年里接受集体主义时,我们的公民开始变得系统性贫困。全球排名下降到第 140 位。

 

阿根廷的经验是无论你多么富有或者拥有多少自然资源…… 或者在中央银行里有多少金条 — 如果阻碍市场自由、自由竞争、自由价格体系,攻击私有财产,唯一可能的命运就是贫穷。

 

新古典主义 (经济学家) 的问题是他们如此喜爱的模型与现实不符,因此他们将自己的错误归因于所谓的市场失灵,而不是审视他们模型的前提。

 

以所谓的市场失灵为借口,引入监管,只会造成价格体系的扭曲,阻碍经济计算,从而阻碍储蓄、投资和增长。即使是所谓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也不明白市场是什么,因为如果他们真的理解了市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市场失灵的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

 

谈论市场失灵是一种矛盾,不存在市场失灵,如果交易是自愿的,那么市场失灵的唯一情况就是强制,而唯一能够实施强制的就是国家。

 

面对国家干预有害的理论论证和国家干预失败的经验证据,集体主义者提出的解决方案不是更大的自由,而是更大的监管。

 

更严格的监管会造成螺旋式下降,直到我们都变得贫穷,而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依赖于坐在豪华办公室某个地方的官僚。

 

他们抛弃了基于经济制度的阶级斗争,代之以其他所谓的社会冲突,这些冲突对社区的生活和经济增长同样有害。今天的国家不需要直接控制生产资料来控制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

 

通过印钞、债务、补贴、利率控制、价格控制和纠正所谓市场失灵的监管等工具,他们可以控制数百万人的生活和命运。他们说资本主义是邪恶的,因为它是个人主义的,而集体主义是好的,因为它是利他的,当然是用别人的钱。

 

那些促进集体正义的人提倡这样一种理念,即整个经济是一块馅饼,可以以更好的方式分享,但馅饼不是固定的,它是在以色列・科兹纳 *(Israel Kirzner*) 所谓的市场发现过程中产生的财富。

 

如果国家在资本家成功时惩罚他们,并阻碍 (市场) 发现过程,他们就会破坏他们的激励,结果是他们的产量会减少,蛋糕会变小,这将危害整个社会。集体主义通过抑制 (市场) 发现过程并阻碍对发现的利用,最终束缚了企业家的手脚,阻止他们以更优惠的价格提供更好的商品和服务。

 

由于自由企业资本主义,世界现在正处于最好的时刻,在全人类或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比今天更加繁荣的时期。当今世界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自由、更加富裕、更加和平、更加繁荣。对于那些尊重经济自由和个人财产权的国家来说尤其如此。

 

资本家、成功的企业家是社会的捐助者,他绝不会侵占他人的财富,而是为所有人的普遍福祉做出贡献。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就是一个英雄。

 

自由主义是在互不侵犯原则的基础上,无限制地尊重他人的生命计划,捍卫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

 

其基本制度是:私有财产、不受国家干预的市场、自由竞争、劳动分工和社会合作。只有通过以最优惠的价格为他人提供质量更好的商品,您才能取得成功。

 

集体主义造成的贫困不是幻想,也不是宿命论,这是我们阿根廷人至少一百年来熟知的现实。我们经历过这一切,我在这里警告你们,如果通过自由模式致富的西方国家继续走上奴役之路,将会发生什么。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邀请西方世界其他国家重返繁荣之路。经济自由、有限政府和对私有财产无限制的尊重是经济增长的基本要素。

 

最后,我想向在座的所有企业家和商界人士,以及那些没有亲自出席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留下一句话:你们是社会的恩人,你们是英雄,你们是我们所见过的最非凡繁荣时期的创造者。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你的野心是不道德的。如果你赚钱,那是因为你以最优惠的价格提供了更好的产品,从而为整体福祉做出了贡献。你们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主角。

 

请放心,从今天开始,您可以信赖阿根廷作为无条件的盟友。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4年1月20日 上午1:22
下一篇 2024年1月20日 上午1:26

相关推荐

比特币狂人引爆达沃斯论坛

星期六 2024-01-20 1:24:28

撰文:专注报道区块链

 点击查看TechubNews原文链接:比特币狂人引爆达沃斯论坛

比特币狂人、自称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阿根廷总统米莱在达沃斯的最新演讲引爆社交网络大讨论。

 

1 月 15 日,第 54 届世界经济论坛在瑞士阿尔卑斯山的达沃斯开幕。来自约 60 个国家首脑和跨国公司的领导人在这个豪华度假胜地举行会议。米莱是其中一位参会演讲人之一。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在介绍米莱时表示,他是一位「非同寻常的人物」。

 

为什么米莱是一位深受区块链加密圈人士喜爱的总统?无论在其竞选总统期间,还是从事奥地利经济学的写作与演讲,他都很智慧的站在比特币受众一边。比如他曾经扬言「比特币可以淘汰央行」,甚至「要炸毁本国央行」以及使用美元作为本国货币的激进言论。我们回头去看,这种激进的言论某种程度上或许帮助到了他,帮助他拉到了比特币受众的选票。另外,米莱本人外表蓬乱的头发、直言不讳的性格、拥护古典自由主义思想,这些外在标签都使他在阿根廷国内媒体上迅速走红,并站稳脚跟。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表示,米莱的「激进方式」为阿根廷带来了新的精神。

 

早在 2017 年,米莱曾经提到过比特币的潜力,他的大部分言论都在夸赞比特币技术能够从中央银行手中夺回货币主权。2019 年,米莱承认他还没有深入研究比特币。2021 年,米莱称比特币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概念」。

 

米莱本次达沃斯论坛演讲首先影响到的是社交媒体上加密圈受众。其中包括 Coinbase 创始人 Brian Armstrong。他转发了米莱演讲全文并表示,「这就是加密货币需要获胜的原因 — 它将在全球传播经济自由。」

 

2024 年达沃斯论坛上的米莱精选语录:

 

今天我在这里告诉你们,西方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它之所以处于危险之中,是因为那些本应捍卫西方价值观的人被一种不可避免地通向集体主义的世界观所收买,从而导致贫困。

 

不幸的是,近几十年来,在一些善意的人愿意帮助他人的动机以及其他人出于属于特权阶级的愿望的动机下,西方世界的主要领导人放弃了自由模式,转而采用不同版本的自由模式。称之为集体主义。

 

没有人比我们更适合证明这点。当我们在 1860 年采用自由主义模式时,在 35 年时间里,我们成为了一个世界强国。而当我们在过去 100 年里接受集体主义时,我们的公民开始变得系统性贫困。全球排名下降到第 140 位。

 

阿根廷的经验是无论你多么富有或者拥有多少自然资源…… 或者在中央银行里有多少金条 — 如果阻碍市场自由、自由竞争、自由价格体系,攻击私有财产,唯一可能的命运就是贫穷。

 

新古典主义 (经济学家) 的问题是他们如此喜爱的模型与现实不符,因此他们将自己的错误归因于所谓的市场失灵,而不是审视他们模型的前提。

 

以所谓的市场失灵为借口,引入监管,只会造成价格体系的扭曲,阻碍经济计算,从而阻碍储蓄、投资和增长。即使是所谓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也不明白市场是什么,因为如果他们真的理解了市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市场失灵的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

 

谈论市场失灵是一种矛盾,不存在市场失灵,如果交易是自愿的,那么市场失灵的唯一情况就是强制,而唯一能够实施强制的就是国家。

 

面对国家干预有害的理论论证和国家干预失败的经验证据,集体主义者提出的解决方案不是更大的自由,而是更大的监管。

 

更严格的监管会造成螺旋式下降,直到我们都变得贫穷,而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依赖于坐在豪华办公室某个地方的官僚。

 

他们抛弃了基于经济制度的阶级斗争,代之以其他所谓的社会冲突,这些冲突对社区的生活和经济增长同样有害。今天的国家不需要直接控制生产资料来控制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

 

通过印钞、债务、补贴、利率控制、价格控制和纠正所谓市场失灵的监管等工具,他们可以控制数百万人的生活和命运。他们说资本主义是邪恶的,因为它是个人主义的,而集体主义是好的,因为它是利他的,当然是用别人的钱。

 

那些促进集体正义的人提倡这样一种理念,即整个经济是一块馅饼,可以以更好的方式分享,但馅饼不是固定的,它是在以色列・科兹纳 *(Israel Kirzner*) 所谓的市场发现过程中产生的财富。

 

如果国家在资本家成功时惩罚他们,并阻碍 (市场) 发现过程,他们就会破坏他们的激励,结果是他们的产量会减少,蛋糕会变小,这将危害整个社会。集体主义通过抑制 (市场) 发现过程并阻碍对发现的利用,最终束缚了企业家的手脚,阻止他们以更优惠的价格提供更好的商品和服务。

 

由于自由企业资本主义,世界现在正处于最好的时刻,在全人类或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比今天更加繁荣的时期。当今世界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自由、更加富裕、更加和平、更加繁荣。对于那些尊重经济自由和个人财产权的国家来说尤其如此。

 

资本家、成功的企业家是社会的捐助者,他绝不会侵占他人的财富,而是为所有人的普遍福祉做出贡献。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就是一个英雄。

 

自由主义是在互不侵犯原则的基础上,无限制地尊重他人的生命计划,捍卫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

 

其基本制度是:私有财产、不受国家干预的市场、自由竞争、劳动分工和社会合作。只有通过以最优惠的价格为他人提供质量更好的商品,您才能取得成功。

 

集体主义造成的贫困不是幻想,也不是宿命论,这是我们阿根廷人至少一百年来熟知的现实。我们经历过这一切,我在这里警告你们,如果通过自由模式致富的西方国家继续走上奴役之路,将会发生什么。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邀请西方世界其他国家重返繁荣之路。经济自由、有限政府和对私有财产无限制的尊重是经济增长的基本要素。

 

最后,我想向在座的所有企业家和商界人士,以及那些没有亲自出席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留下一句话:你们是社会的恩人,你们是英雄,你们是我们所见过的最非凡繁荣时期的创造者。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你的野心是不道德的。如果你赚钱,那是因为你以最优惠的价格提供了更好的产品,从而为整体福祉做出了贡献。你们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主角。

 

请放心,从今天开始,您可以信赖阿根廷作为无条件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