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

本文介绍了Rollup市场的现状,包括四种类型:正统性、主权性、模块化和Restaking Rollup。它们都是为了解决以太坊生态的可扩展性问题,但架构和特点各不相同。其中,Restaking Rollup是一种新的原语,利用EigenLayer AVS节点网络和Restaking来提高安全性和降低成本。相比其他Rollup,它具有更高的安全性和最终确认性,为Dapp开发者提供新的选择。Rollup市场正在不断发展,为以太坊生态提供多样化的解决方案。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注:本文来自@0xNing0x 推特,火星财经整理如下:

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正统性Rollup、主权性Rollup、模块化Rollup和Restaking Rollup 争雄

23年的可扩展性竞争市场的主题之一,是Rollup吞噬Alt L1的TVL、用户和生态Dapp。Arbitrum、Optimism、Zksync、Starknet等作为守护以太坊生态的圣殿骑士团,对以太坊生态功莫大焉。

但当Arbitrum尝试构建L1-L2-L3的Rollup可扩展路线的中心辐射结构,以稳固其Rollup龙头地位和既得利益时,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味儿。

好在Optimism和Zksync都没有跟进Arbitrum的野蛮行动,而是选择Stacks并行结构,并自降为Stack结构的第一个实例。

而且,即使不是以太坊的侧链的以太坊侧链Polygon,也没有选择Arbitrum的路线,而是选择跟进Optimism和Zksync的路线,推出类Stacks并行结构Polygon CDK。只不过Polygon CDK的结算层,是Polygon PoS主网,而非以太坊主网。

但采用Stacks SDK部署的Rollup,大部分需要与其共享数据可用性和结算层,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并行和主权性。

这与以太坊DankSharding分片愿景中1024个分片+1分片对n个Rollup的去中心化可扩展性架构相比,仍然相去甚远。

进入24年,在模块化、Restaking等新原语的刺激下,Rollup开始分化出4种类型:正统性Rollup、主权性Rollup、模块化Rollup、Restaking Rollup:

正统性Rollup

正统性Rollup主动追求作为以太坊执行层的外包商之一,追求EVM等效性甚至以太坊等效性,Optimism、Linea、Scroll属于此类。Arbitrum架构与它们相同,但在追求以太坊等效性没有上面三家激进,而更以开发者为中心。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主权性Rollup

主权性Rollup以Vitalik他妈的Metis、Vitalik和Eli联合发起的Starknet为代表。

他们共同的架构特征,是具有去中心化序列器网络和主权性验证网络(结算层)

因为Metis采用Op Rollup机制而Starknet采用Zk Rollup机制,它们的主权性验证网络架构虽然都采用了PBS(区块提交者和区块构建者分离)的设计思想,但有所不同:Starknet的主权性验证网络架构增加了一些节点角色,如负责生成ZKP(零知识证明)的Prover(证明者)

而且由于ZKP有效性验证提交到以太坊主网的成本,低于欺诈证明,所以Starknet仍然将以太坊作为共识层和数据可用层。

而Metis则干脆做到底,只将以太坊主网作为memo储存器或者说公告板。它与以太坊主网的关系,类似目前多数比特币L2与比特币主网的关系,可谓主权性拉满。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模块化Rollup

模块化Rollup目前分为两种子类型:Manta等通用性Rollup和Aevo、Lyra等Dapp Rollup。

模块化Rollup目前的状态,让人感觉只是将DA层从以太坊换成Celesita、Avail等模块化区块链DA。

但这样的想法,忽略了模块化Rollup的深层意义,即模块化Rollup是对目前主流的Rollup中心辐射结构的革新和挑战。

模块化Rollup赋予Dapp开发者从以太坊和通用性L2的掌控中逃逸的能力,能够缓解目前面向以太坊基金会、面向VC构建Rollup的怪象,而重回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范式。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

Restaking Rollup

Restaking Rollup是Raas服务商AltLayer与EigenLayer联合推出的新原语。

与主权Rollup中的Metis相比,它的验证网络和共识网络从EigenLayer AVS节点网络中引导,经济安全性来源于Restaking的ETH和LST,安全性高于由L2原生协议代币保障。

Restaking Rollup,在结算层之前插入了一个名为AltLayer Vital的中继层,在共识层和数据可用层之前插入了一个名为Altlayer Mach的中继层,由它们分别承载结算层、共识层和数据可用层的部分功能。

这样的架构可以提升Rollup的安全性、最终确认性和降低数据可用性验证成本。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

Restaking Rollup还大幅降低了部署Rollup的门槛和成本,目前Altlayer支持零代码5分钟部署1条Rollup。

以上4种类型中正统性Rollup和主权性Rollup以通用性Rollup为主,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但它们部署和运营成本非常重,不适合Dapp开发者使用。

而轻协议范式的模块化Rollup和Restaking Rollup,在24年给了Dapp开发者新的选择。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4年2月2日 上午1:16
下一篇 2024年2月2日 上午1:21

相关推荐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

星期五 2024-02-02 1:18:38

注:本文来自@0xNing0x 推特,火星财经整理如下:

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正统性Rollup、主权性Rollup、模块化Rollup和Restaking Rollup 争雄

23年的可扩展性竞争市场的主题之一,是Rollup吞噬Alt L1的TVL、用户和生态Dapp。Arbitrum、Optimism、Zksync、Starknet等作为守护以太坊生态的圣殿骑士团,对以太坊生态功莫大焉。

但当Arbitrum尝试构建L1-L2-L3的Rollup可扩展路线的中心辐射结构,以稳固其Rollup龙头地位和既得利益时,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味儿。

好在Optimism和Zksync都没有跟进Arbitrum的野蛮行动,而是选择Stacks并行结构,并自降为Stack结构的第一个实例。

而且,即使不是以太坊的侧链的以太坊侧链Polygon,也没有选择Arbitrum的路线,而是选择跟进Optimism和Zksync的路线,推出类Stacks并行结构Polygon CDK。只不过Polygon CDK的结算层,是Polygon PoS主网,而非以太坊主网。

但采用Stacks SDK部署的Rollup,大部分需要与其共享数据可用性和结算层,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并行和主权性。

这与以太坊DankSharding分片愿景中1024个分片+1分片对n个Rollup的去中心化可扩展性架构相比,仍然相去甚远。

进入24年,在模块化、Restaking等新原语的刺激下,Rollup开始分化出4种类型:正统性Rollup、主权性Rollup、模块化Rollup、Restaking Rollup:

正统性Rollup

正统性Rollup主动追求作为以太坊执行层的外包商之一,追求EVM等效性甚至以太坊等效性,Optimism、Linea、Scroll属于此类。Arbitrum架构与它们相同,但在追求以太坊等效性没有上面三家激进,而更以开发者为中心。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主权性Rollup

主权性Rollup以Vitalik他妈的Metis、Vitalik和Eli联合发起的Starknet为代表。

他们共同的架构特征,是具有去中心化序列器网络和主权性验证网络(结算层)

因为Metis采用Op Rollup机制而Starknet采用Zk Rollup机制,它们的主权性验证网络架构虽然都采用了PBS(区块提交者和区块构建者分离)的设计思想,但有所不同:Starknet的主权性验证网络架构增加了一些节点角色,如负责生成ZKP(零知识证明)的Prover(证明者)

而且由于ZKP有效性验证提交到以太坊主网的成本,低于欺诈证明,所以Starknet仍然将以太坊作为共识层和数据可用层。

而Metis则干脆做到底,只将以太坊主网作为memo储存器或者说公告板。它与以太坊主网的关系,类似目前多数比特币L2与比特币主网的关系,可谓主权性拉满。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模块化Rollup

模块化Rollup目前分为两种子类型:Manta等通用性Rollup和Aevo、Lyra等Dapp Rollup。

模块化Rollup目前的状态,让人感觉只是将DA层从以太坊换成Celesita、Avail等模块化区块链DA。

但这样的想法,忽略了模块化Rollup的深层意义,即模块化Rollup是对目前主流的Rollup中心辐射结构的革新和挑战。

模块化Rollup赋予Dapp开发者从以太坊和通用性L2的掌控中逃逸的能力,能够缓解目前面向以太坊基金会、面向VC构建Rollup的怪象,而重回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范式。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

Restaking Rollup

Restaking Rollup是Raas服务商AltLayer与EigenLayer联合推出的新原语。

与主权Rollup中的Metis相比,它的验证网络和共识网络从EigenLayer AVS节点网络中引导,经济安全性来源于Restaking的ETH和LST,安全性高于由L2原生协议代币保障。

Restaking Rollup,在结算层之前插入了一个名为AltLayer Vital的中继层,在共识层和数据可用层之前插入了一个名为Altlayer Mach的中继层,由它们分别承载结算层、共识层和数据可用层的部分功能。

这样的架构可以提升Rollup的安全性、最终确认性和降低数据可用性验证成本。

长推:当前Rollup市场的现状——各路Rollup 争雄

Restaking Rollup还大幅降低了部署Rollup的门槛和成本,目前Altlayer支持零代码5分钟部署1条Rollup。

以上4种类型中正统性Rollup和主权性Rollup以通用性Rollup为主,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但它们部署和运营成本非常重,不适合Dapp开发者使用。

而轻协议范式的模块化Rollup和Restaking Rollup,在24年给了Dapp开发者新的选择。